咸鱼白几⭕️

因为菜,所以要更努力

—— 杀破狼·桂花酿

  自从打退了十八部落和西洋人之后,四境统帅顾昀便少了很多事,除了每年必要的视察,顾昀就一直待在帝京,整天无所事事养花遛鸟,还没有酒喝。

  顾昀感觉自己要成仙了。

  侯府的酒都被长庚那厮藏起来了,就算是管事王伯都不知道藏酒的地方在哪。

  可是侯府没酒,并不代表其他地方没酒啊。

  顾昀一琢磨,想起沈易前几天提起他们家老爷子新酿了几坛桂花酿,并且向他发出邀请。

  顾昀牵了匹马,欣然赴约。

  侯府到沈府的路程并不远,骑马不过一盏茶的时间。顾昀下马扣了扣门环,门里边的门童见是顾昀,恭敬地道了声“侯爷”,顾昀点头以示回应,他问道:“你们家老爷子呢?”

  “在花园里赏桂呐,老爷早吩咐下来了,说要是侯爷您来,就引您去花园那儿。”门童笑着朝顾昀作了一揖,“侯爷请。”

  “有劳了。”顾昀笑道。


  此时在宫中的长庚正批着奏折,忽然福至心灵,问旁边的徐令道:“这个时节,是不是可以喝桂花酿了?”

  正在整理文书的徐令闻言一愣,尔后反应过来:“啊?喔,是啊,前些日子江南那边送了些桂花酿来,那边的桂花酿向来都是花酿佳品,陛下要拿几坛回侯府吗?秋日里喝酒赏桂确实不错。”

  徐令清楚,这位太始帝平日里基本上属于滴酒不沾,除了必要的宴会之外,其他的都是泡茶了事,如果要是提起了酒,必定是那位安定侯的意思。

  顾昀爱酒可是在王公贵族里出了名的,天底下就没有安定侯没有喝过的酒,奈何头上有个皇帝给他强行养生,任何人给安定侯送酒,到了皇帝那儿就给拦下来了,安定侯连味儿都没闻着,实在是凄凄惨惨戚戚。

  “几坛就不必了,”长庚想了想顾昀最近要死不活的样子,终究还是不忍心,“让人拿一坛过来就行。”

  “那我这就让人拿去。”徐令笑道。

  今天的事情并不多,长庚早早的回了侯府,结果一回侯府,发现顾昀并不在府中。

  准是喝酒去了,长庚心想。

  也许真是心有灵犀,正在沈府喝酒谈笑风生的顾昀,突然感觉背脊一凉,他盯着手中的酒杯,砸吧砸吧嘴,觉得总有事情要发生。顾昀算了算时间,觉得这个直觉并不是空穴来风,就起身向沈家老爷子告辞。

  “欸,侯爷不留下来吃饭吗?江南那边送来了一些螃蟹,佐这桂花酿,滋味美妙之极啊。”沈老爷企图挽留顾昀,毕竟京城懂酒的人不多,特别还是对他胃口的人,数来数去,也就顾昀一个了。

  “多谢沈伯款待,我忽然想起府上有些事还没有处理,我就不再叨扰您了。”顾昀笑道。

  还不回去,怕是到了明年开春,都别想喝酒了。

  顾昀马不停蹄地回了侯府,刚下马,就发现自家陛下杵在门外,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  顾昀心里一咯噔,觉得要坏菜,但是面上仍是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,上前道:“你站在门外干什么,喝风吗?生病了怎么办?”说着,他装模作样的拢了拢长庚的披风。

  “等义父回来。”长庚也不拆穿顾昀,仍由顾昀牵着他到了侯府后院,“原本是有个好东西想给义父分享,现在看来——”长庚一顿,用披风裹住顾昀,将顾昀拥进怀中,他凑到顾昀的脸庞,轻轻一嗅,“义父是不用看那个好东西了。”

  “欸,哪儿来的话。心肝儿给的东西怎么有不看的道理,”顾昀感觉脸上的笑容有点绷不住,“什么好东西?你这么早回来就是为了给我看一个好东西?”

  “义父觉得,这沈家老爷的桂花酿,和江南那边的桂花酿,哪个更好?”长庚笑道。

  顾昀闻言一愣,只见不远处的石桌上摆着一个坛子,泥封还没来得及拆,但是顾昀已经知道是什么了,长庚此时也施施然放开了顾昀,由着顾昀扑过去。

  “江南的桂花酿更加甘甜,花香四溢,酒劲儿也不足,但是喝的就是这个桂香,”顾昀闻了一下坛中的桂花酿,感觉自己都要美得上天了,“来来来,陪你义父我来喝几杯。”

  谁知长庚走到顾昀旁边,按住了顾昀准备倒酒的手,悠悠开口道:“义父不是喝过了吗?多喝不好。”

  意思是就给你看看闻个味儿,喝还是不能喝的。

  见到嘴的酒马上飞了,顾昀有些着急,但是面上仍然是八风不动。忽然他计上心来,扯过长庚的衣领,如蜻蜓点水一般在长庚的薄唇上印下一吻,嘴唇上原本残留的桂花香,就这么印在了长庚的嘴上。甜腻的桂花香味霎时间斥满了他的鼻腔,一时间竟不知今夕何夕。

  “你说,这酒好喝吗?”顾昀低低笑道,趁着长庚还没回神,赶紧拿着酒壶大笑着离开了院中。

  长庚回神来,就只见到顾昀潇洒的背影。虽然顾昀这种撩了就跑的行径十分可恶,但是长庚并没有追上去,反而后知后觉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。

  “这酒真醉人啊。”长庚喃喃道。

评论(16)
热度(297)
返回顶部
©咸鱼白几⭕️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