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白几⭕️

因为菜,所以要更努力

—— 杀破狼·猎秋风

  大梁每值秋季,都会有一场秋狩。由皇帝带着文武百官去皇家猎场打猎,以来祈祷今年秋季的丰收。原本秋狩只在皇家猎场举行,并且只是有个过场,可到了太始帝李旻这儿,今年的秋狩却有些不同寻常。

“那群人,杀只鸡都哆嗦,还打猎?”顾昀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,忍俊不禁道:“那今年秋狩还不如走个过场呢。”

“前些日子,军机处那儿就有好几个告假的,折子都堆我这儿来了,”长庚指了指书案上堆成小山的奏折,“太始帝因劳累过度英年早逝?”

顾昀不动声色地呷了口茶:“我看你晚上精神挺好的,不如你晚上就用来批奏折吧。”

长庚心平气和地说:“那也得多亏大帅的提神技巧,”说完,长庚扔下满桌奏折,凑到顾昀跟前笑道:“今年秋狩,可是有奖赏的。”

顾昀闻言,按住了太始帝在他身上作妖的手:“嗯?什么奖赏?”

长庚笑眯眯地没有回话。

顾昀心知长庚在卖关子,而他如果要知道这个“关子”卖的是什么,必定是要付出什么代价的,于是他老神在在地说:“没事,反正都是我的。”

横竖那些官员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他顾昀闭着眼睛打的猎物都能比他们多。

“嗯——大帅武艺高强,必定能拔得头筹,说的有道理。”长庚装模作样地点点头,忽而话音一转,“可我没说大帅可以参加啊。”

顾昀一听这话,也不上钩,也装模作样地点头,学着长庚的语气道:“嗯——心肝儿说得有道理。”

于是真到了秋狩那天,堂堂大梁安定侯,成了太始帝的马前侍卫,因为今日他不参与狩猎,穿着一袭黛蓝长袍,头发也未曾束起,活似来秋游的,背上的弓只是个摆设,太始帝去哪儿他就跟着去哪儿。其他官员觉得颇为新奇,虽然皇帝开口就让安定侯跟着,但安定侯一点反应都没有,到是有点奇怪。

“欸,沈将军。”葛晨用胳膊肘捅了捅身旁的沈易,“你说陛下会不会已经准备把奖赏给顾帅了啊?”

沈易眼皮都没掀一个,仿佛十分胸有成竹地说:“顾昀肯定知道奖赏是什么了,你看他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,那奖赏肯定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了。”

葛晨想了想,觉得是这个道理,毕竟顾昀厚颜无耻的程度,这些年来也是有目共睹的。

虽说怀疑奖赏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是此时的猎场,却是秋意正浓。红色像是烈火一般烧满了整个山头,夹杂在里面的金黄好似水墨画的泼墨,为这万山红遍点缀了几分惊艳之处。

“这桂花——不是人间种,移从月中来啊,”顾昀骑着马与长庚并行,忍不住也风雅了一回。长庚听着这诗句,却有点颇为赞赏道:“嗯,大帅终于没有吟错诗了,不错。”

顾昀也谦虚地摆摆手:“还是不如陛下才高八斗,文曲星下凡。”他忽而压低声音说道:“那不如回头让沈易送点桂花酿来吧?秋天没有桂花酿喝,那也太没意思了些。要不这位仙君就了了在下这个微不足道的心愿吧?”

长庚眼睛眨也不眨地说:“文曲星管不了这些,你去找嫦娥吧。”

“啧,好吧。”顾昀见这样不凑效,也只能悄悄算计怎么去沈府里蹭几杯了。

此时二人骑着马就这么行至山林中,马蹄踩在落叶上发出“嘎吱”的脆响,落叶被秋风吹下,无始无终,像是一场无尽的雪。光被打碎洒在了地上,让人在地上也能瞧见夜晚星河。

此时良辰,此时美景,顾昀骨子里的那股世家公子的风流劲儿又冒出来了。只见他忽而下马,在一棵桂花树下站定,脚下用力,向上一跃,折了枝桂花。长庚却见顾昀回眸一笑,手执桂花向他缓步走来。

长庚的呼吸不禁一滞。光的碎片落在了顾昀身上,似乎给顾昀的衣袂镀了层金。他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风雪塞外,顾昀逆着光走到他面前。

当时的一壶酒,如今的一枝桂花,给他送来了春华秋实,山河人间。

顾昀将手中的桂花递至长庚眼前,笑道:“聊赠一枝秋。”

我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了,不如就送你一枝秋天吧。

长庚愣了一会,尔后笑出声来:“又瞎编诗句。”

“博美人一笑,不亏。”顾昀挑眉。

“噢,那大帅没有奖赏了,不亏吗?”

“不亏不亏,”顾昀笑道,他忽然伸手长庚拉下马,长庚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失了重心,跌入顾昀的怀中,满腔的桂香斥满了他的鼻腔,长庚一时间竟然有些晃神。

“我猎着了这世间最好最宝贵的猎物,你说我亏什么呢?”顾昀在他耳旁低低笑道。

长庚呼吸忽然急促起来,挣扎着将顾昀抱在怀里,头埋在顾昀的发间,闷闷道:“要不是这是在山林里,当心你着凉……”

顾昀轻笑几声,没有回话,反而只是问:“那你把我带到这里,是为的什么呢?”

“前些日子,我来这里的时候,发现了这么个地方,”长庚轻声说,“不为别的,就想和你一同分享这美景而已。”

“以后,希望我能够带你看尽世间好山水。子熹,你还记得我很久之前说过的话吗?”

“你大半辈子为了这山河,而我现在,想把这山河的四海清平赠与你。”

“你说好不好?”

评论(19)
热度(204)
返回顶部
©咸鱼白几⭕️ | Powered by LOFTER